鳥界林志玲  

2014年第一天,手機頻頻收到家人好友傳來「新年快樂」的訊息,

我卻怎麼也快樂不起來。

才為了媽媽的病情擔憂了兩個星期,

 

12月30日又發現小帥的腳色變得較深,

12月31日一早去看醫生,小帥精神食慾活動力都還頗佳,

明明好久不給她爸抱,卻2度飛到年輕醫師的肩膀上,

醫師開了保肝的藥,並說因為內臟壓迫導致呼吸較急促,

晚上,她呼吸出現異音,出門放風倒還能飛回自己的籠子,

讓她好好睡了一覺。

 

 

1月1日天氣大好,但熱愛洗澡的她只用洗澡水沾了沾臉,

啃了幾口蛋黃點心棒。

呼吸變急,感覺得到她的不適,但她仍然很倔強,

才撒嬌了一下就自己跑回籠子休息,在籠子裡跳上跳下,

兩隻黑溜溜的眼睛睜得好大,似乎還想出來玩卻使不上力。

11:30搬出氧氣機緩和她的呼吸,

12:10再去看她,站在籠子底下,眼睛依然睜得大大的,

隨著呼吸,嘴的開合更明顯了。

這回她自己跳上我的手,出了籠子,

才抱了幾秒,就開始掙扎,

知道時候到了,告訴她不要怕,媽咪在這裡,很快就不會痛了,

維持數十秒的掙扎像是奮力與死神拉扯不甘願離去,她大叫了兩聲,

用盡全身的力量,一直到身體癱軟下來,眼睛都不肯閉上。

向來堅強又倔強的小帥至終都沒表現出脆弱,

甚至沒有闔眼休息,

沒有吐或排便,一身豐厚潔白的羽毛依然亮麗柔順,

到最後一天依然想玩、想洗澡、想吃零食,想要享受生命,

無奈她的身體就像是設了定時器,無情的關機了。

 

 

因為她展現出的活力,一直到死前一個小時,

我都沒有心理準備,

告別前抱著她大概半小時,無論如何安慰、撫摸,

為她闔上的雙眼就是一直睜開,

我知道小帥的靈魂還在,

她不是順從、認份的孩子,

總是明確表達她想得到的,

而且總是堅持要得到。

 

小帥不說話 專注的眼神很吸引人  

小帥在2006年5月底,因為張貼了尋胖胖的紙條而從文化鳥園領養回家的,

當時已經是成鳥的她鳥喙、腳色都鮮紅,羽毛亮麗服貼,

雌雄莫辨,於是給她取了小帥這名字。

珍奇怪物三頭鳥  

過了幾天,她都沒有出聲,

接著與同樣新加入的成員小香、小雙打成一片,

然後開始跟小香走得較近。

 

親愛的,啵一下嘛~  

當年10月我們搬回高雄,

不知道哪個轉折,小帥跟害羞的阿雞變成一對,

小帥的脾氣很大,在家裡一向是女王,

看到不順眼的鳥就打,

只有對阿雞才會展現柔情,這7年來他們如膠似漆,

一直到兩個月前11月1日阿雞驟逝。

 

DSC_0510_G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文鳥的感情依賴太強,

家裡的幾對鳥兒總配偶過世之後,

健康狀況就急轉直下,

總是撐不過幾個月就在天堂重逢了。

 

 

還記得剛搬進高雄市區的獨立套房,

因為只有一個人與一群鳥同住,又廁所燈光太暗,

我在廁所門口用伸縮桿掛了長門簾,

進廁所的時候就不關門了,

有一回上廁所到一半,卻覺得有眼睛盯著自己看,

一抬頭,小帥從門簾上端、伸縮桿與門框之間的縫隙探出一顆頭,

讓我笑得無法進行下去。

 

在高雄的最後幾天,她與阿雞在飼料盆裡生下兩顆蛋,

二鳥每天輪流在透明的飼料盆裡認真孵,

搬上台中的路程,依然堅守岡位。

 

在台中的第一個星期,豬豬在飼料盆裡孵化了,

異於常鳥的不只是他出生在馬槽飼料盆,

還肚子朝上。

當時阿雞緊張地拉肚子好幾天,

看見肚子朝上的豬豬,我也緊張得試圖趁親鳥不注意將他翻面,

但總會遭到小帥的白眼,把豬豬翻回肚子朝上,

算是她自己有一套育兒的方法吧!

 

豬豬離巢一周之後,小帥還會跑來吐料給孩子吃。

 

P1100181.JPG  

搬到台中後她依然喜歡四處探險,

但因她極度聰明,而且一玩起來就不給人抱,

我常常放著她在房間裡玩到餓了或累了才回籠,

有一回讓所有的鳥兒放風,

我跑到客廳看電視,

看著看著突然背後一陣鳥兒悉悉唆唆的聲音,

一轉頭,小帥就像導遊一樣領著一群小白鳥「走」出房間觀光,

她還一邊走一邊回頭跟後面的鳥群們講話,

看到我站起來,才又領著大家飛回房間。

除了這些事蹟外,小帥總能用其他鳥兒想不到的方法,

偷倒她想要的東西,或者吃到她想吃的食物,

我跟老爺常開玩笑,如果給小帥一台電腦,也許她就會寫程式了。

 

小帥同時也是為專業的模特兒,

從手機到單眼相機,

她不但不怕鏡頭,還總能擺出最美的姿態,

從年輕到老,一直都很上相。

小帥是冷艷的冰山美人  

 

 

小帥,媽咪知道你不甘心不能再啃點心、洗澡曬太陽,

但也許是阿雞等你等得心慌,也許是老天爺不得不帶走你,

下輩子別在當困在鳥體裡的女孩了,

不過如果你願意,那就回來統治文鳥帝國吧!

文鳥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