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雄的那年,小霜小粉生下了茶點這對可愛的兄妹,

小茶瘦瘦的,眼睛超大;小點骨架小卻從臉圓潤到身體,

還記得當年到中興新村受訓,只好托嬰給老爺,

順便請他觀察小點長大一點眼睛會不會更開,

結果過了一周傳來的訊息-小點真的是小眼睛。

  

才剛成為少女,就被小香把走了,

最令鳥娘難忘的青少年叛逆事蹟,

是小香帶著小點飛到天花板,然後不知哪來的軟骨功,

居然兩隻鳥變得超扁,鑽進日光燈座與天花板之間的縫隙,

吼叫了半天兩人也沒打算理我,

最後沒翅膀的我把能出動的櫃子、椅子、冰箱、洗衣籃全上了,

站到高處把兩條鳥尾巴拖出來。

 

搬到台中沒多久,豬豬出生了,

然後很快就長成一枚帥哥把走了點,

此後六年不離不棄,雖然偶而打架,

倒也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豬_0115拷.jpg   

二鳥每天都用白軟軟的肚皮灑嬌吵著出來玩,

整個房間都被他們探索遍了,

尤其梳妝台上的鏡子珠寶盒都是他們撒野的好地方,

似乎總認為鏡子裡還有一個空間,裝了跟自己得很像的鳥,

卻不得其門而入。

DSC_0374_1.jpg  

 

 

 

某日我將用罄的化妝棉盒子放在郵局便利箱中準備回收,

不料過了幾天要丟棄時卻發現裡面裝了兩隻白文鳥。

DSC_0282_點.jpg  

紙盒裡還裝了一些遺失的收據發票以及面紙,

布置得頗為舒適。

DSC_0323_點.jpg  

在猛禽的脅迫之下,鳥奴只好屈服,

從此這盒子成了他們的秘密基地,

每回出來「放風」都躲在裡面蓋棉被聊天,

吃飯時間到了還挖不出來,有時候他們抵死不從,

必須藉地心引力用「倒」的。

DSC_0104_點.jpg  

 

 

 

DSC_0143_點.jpg  

便利箱是二鳥的城牆,誰敢靠近就是不想要命了!

(為了清潔,鳥奴還是每次在用完化妝棉後都偷偷替她們換內盒,他們會自己去抽面紙來布置)

 

點子只在兩歲的時候生過一次蛋,

 

自從確定她是母鳥之後,再也沒生過了。

 

鳥奴我其實也鬆了一口氣,畢竟生產對母鳥來說是危險的事。

或許這回豬豬把窩布置得太過舒適,點子的下腹居然微微隆起,

除夕早上看似無恙,到了晚上放風時呼吸略喘,

但全省的鳥醫院過了除夕中午都不開張,幾乎是到初四初五才門診,

前回小嬌卵巢囊腫才發現異樣24小時就往生了,

點的精神食欲尚可,想起小嬌的經驗卻也令人心神不寧。

初一這天清早太陽大好,趕緊給鳥大人們準備了澡盆,

平時點子總是衝第一,把豬豬踹飛也在所不習,

這天卻連老到快走不動的小優都洗完了,

還站在一邊旁觀,顯然不對勁!

 

把點子放出籠子,她也沒直奔便利箱,

而是前所未有地站在我手上,彷彿要說些什麼,

這孩子不怕人,卻有點悶,除非肚子餓或想放風,

不大願意跟為奴的我交流情感,

這下居然站在我手上差點睡著,真的大事不妙了。

 

晚上背著家人把台北、台中、高雄的鳥醫院都翻出來,

能看到訊息的都呈現春節期間公休,

只是點子能撐這麼久嗎?

 

初二中午,原本計畫跟家人一起回高雄,

卻因為放心不下小點而獨自留在台中,

謝謝家人的體諒,

老爺找到苗栗公館一位在家開業的賽鴿醫院邱醫師願意幫忙看診,

立刻從台中衝到公館,

 

循著邱醫師在電話裡的指示,穿過田間小路到達

  • 苗栗縣公館鄉石墻村8鄰177號「鴻成賽鴿醫院」

 

 

  • 醫師的家人都在,打擾人家過年實在有些過意不去。

 

 

邱醫師捏了捏小點的肚子,說是裡面有顆軟蛋,問我要不要取出,

因為點子已經7歲,排蛋的痛苦可能會令她承受不了,

我決定採取溫和的方式,為她補鈣,試著讓卵成型後由小點自己用力排出。

 

 

晚上回到家,用葡萄糖、營養劑、水溶性生物鈣製成溶劑,

點子喝了第一口後甩了甩頭,

但之後卻很捧場地連喝了好幾口,

再搬出氧氣機為她補充純氧

為了避免干擾而分籠,點子卻非得看到豬豬對話幾句才安心休息。

 

因為一整天累壞了,忘了關燈就入睡,

早上七點半起床時點子的眼睛開著,

不知道是整夜未眠,還是讓我吵醒了。

她的呼吸變得更急些,精神也較差,

與豬豬一起在籠外玩了20分鐘,卻沒吃幾口,也不想飛。

八點,實在放心不下,便打了電話給邱醫師,

邱醫師說計畫九點要出門,不過會等我們,

於是又帶著點子衝向苗栗。

 

 

一路上點子都乖乖站在踏桿上,

轉進田間小路時太陽正烈,掀開被子讓她曬曬太陽,

點子抬頭看看天空,擋風玻璃上的樹枝一路後退,

伸了伸懶腰,終於離開踏桿吃喝了幾口,

初三的車潮讓我們遲到許久,到達時已經九點半了,

實在對邱醫師感到抱歉,也非常感激,

邱醫師二話不說就將點子取出,帶到水槽上方,

由於背對著我看不見,也不忍心看,

我抬頭看見一尊觀世音菩薩,心中向她默禱著。

邱醫師似乎是用口為點子引流,

一下子轉身說點子的鼻水很多,讓我們瞄了一眼又轉過去繼續,

才過了3秒,下一句話就是「她沒撐過去」..........

 

 

我聽錯了嗎?

當醫師開始解釋點子肺部有大約1CC的積水,

奇怪的是昨天呼吸卻沒聲音(我自己也觀察了兩天,口腔與鼻孔都是乾的,呼吸也確實無聲)

我還沒反應過來點子已經死了。

 

保持冷靜問了一句其他鳥是否要投藥,

接過點子柔軟的身體,趁淚水潰堤之前衝上車躲起來.......

 

 

 

一個月前我還在想,

如果我要去旅行,怎麼放你們兩不放風不洗澡?

一個星期前我還在想,

等妳與豬豬變成老公公老太婆,還能這麼皮嗎?

一天前我還在想,

你一定要撐到初五醫院開門,等我從高雄回來

五分鐘前我還在想,

你很少看到外面的天空,或許多曬點陽光可以幫助卵成型。

 

現在你卻不動了。

 

剛剛那一分鐘你受了多少驚嚇,多少恐慌,我卻把眼神往其他地方擺,

以至於沒有及時向醫師喊停,

沒有在你最後掙扎的時刻抱著你安撫你,

我就這樣任由你飽受疼痛與驚嚇,

死在陌生的人手中。

 

悔恨排山倒海的壓過來.....

昨晚我不是還冷靜地決定不讓點子驚嚇?

為什麼一覺醒來就動搖了?

如果不做這麼勉強的事,

或許點子終究會病倒,

但至少可以在豬豬的陪伴之下緩步離開,

至少是在她熟悉的小窩裡,

至少是在家人的陪伴之下,

我的責任應該是要讓她平安幸福地走到最後一秒,

錯誤的決定卻讓她緊迫致死,

為什麼我會做出這麼殘忍的事?

她的意志很強,甚至沒蹲在籠子底,

還能跳上跳下自行吃喝,

我卻這麼魯莽地斷然結束她的生命。

 

點子的羽毛依然豐厚柔軟又浮貼,散發著文鳥羽毛特有的香氣,

她的眼睛閉著,豐腴的小臉蛋就像天使般沉睡,

完全沒險露出病狀,一直到台中家裡鳥喙都沒泛黑,

抱她睡在她最喜歡,布置得柔軟舒適的紙盒裡,

讓她跟豬豬再相處一下子才冷凍。

 

一直找不到點子的豬豬變得黏人,

也不像平時橫衝直撞。

 

 

真的太對不起點子與豬豬,

可是說了一千個對不起,我還是無法原諒自己的錯誤,

花了20多年才領悟文鳥有多經不起刺激,自然善終才是最佳作法,

而又老又憔悴的小優還開心地在阿旺陪伴下渡過他的晚年,

體力不算差的點子卻因為錯誤的決定而在驚恐中死亡。

我崩潰大哭不是為了點子的死,

而是為了她不該受到的苦,

如果可以,多希望是由自己來承擔......

 

 

 

P.S.

有些主,會因為孩子在治療過程中死亡而怪罪醫師,但本人無此意,

身為飼主,在接受積極治療前應該要先評估寵物的個性與健康條件是否能承受刺激。

特別是小型鳥的心臟太小,有時候順其自然才是最好的方式。

 

 

 

文鳥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