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23 Tue 2012 23:13

rd061031009

 

用上了孟克這幅「吶喊」,是因為真的好有Fu,

我常常在這樣的情境中驚醒過來,

好想大叫,但叫不出聲音。

 

張阿鳥的夢總是很精采、很彩色、很科幻、很累人,

最常夢見的就是在光線不佳的空間裡被追逐,

然後穿過幾到樓梯幾扇門,就會遇上一堆毫不相干的人,

或者到了一個根本不該到的地方這樣。


這30多年來,唯一一次睡著卻沒作夢的,

是23歲那年外科手術的麻醉時段。

 

 

這一年,常常夢到學生時代。

有一回帶了便當到學校,一打開,竟是個裝了水餃的天鵝絨珠寶盒(是有這麼餓逆?),

把水餃吃光之後,盒子裡的天鵝絨舖出一個小小的美國街景,

還有落地櫥窗,裡面有假人穿著可愛的禮服,

接著櫥窗破了,突然盒子積上了好厚一層灰。

 

 

又一晚在台南,一如往常的夏夜,舒適的微風吹拂,

我帶著家人跟外國朋友進到"福樓"(夏林路上著名的海鮮炭烤),

結果居然遇上不丹國王與皇后也在此用餐,還穿著華服,但態度十分親民。

qKCSoaObl56Vrg  

我向前去與他們聊了兩句,

然後國王騎著一台vino載著皇后離開,

皇后還揮揮手,給我一個端莊卻親切的微笑呢。

 

 

上星期臨時被交代了一個需要大量講英文的工作,

小妹本身是個害羞的工程人員,

要在眾人面前說話需要10瓶高粱的勇氣,
 
第一天在毫無頭緒之下,出了一點包,
 
那天我睡在高雄家裡,爸媽就在我摟下,
 
明明心裡應該踏實得很,卻整晚惡夢連連:
 
大約一點半才睡著,四點半我就驚醒了,而且非常清醒,睡不著,
 
雙腿痠得彷彿不是自己的,
 
於是我又拉筋、又抬腿,過了一個多小時,天都微亮了才又睡去。
 
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裡,又經歷惡夢與驚醒的五個循環:
 
最後一個夢本來是很美好的,我跟方婆、阮媽、孟賢幾個要好的國中同學,
 
相約到好久沒去的西子灣玩,
 
西子灣變得好美,好有異國情調,水很藍,陽光像黃金一樣耀眼,
 
還有幾棵微頃的椰子樹在乾淨的沙灘上。
 
在海邊玩過之後,我們到附近的餐廳吃飯,
 
吃完飯出來,發現海水已經湧上了道路、停車場,

1299888846_WA2sk4  

 
「海嘯!」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們不但沒有躲,還各自衝向了自己的車,
 
結果是被海水退潮的強大力量吸走。
 
奇怪的是,海水很清澈、溫度很宜人、很安靜,雖然被往台灣海峽吸去,
 
卻沒有即將要死掉的感覺,
 
躺在海水上,我還掏出Nokia N79 (正是小妹目前使用的無觸控手機),
 
用按鍵尋找爸媽的電話,想通知他們海嘯來了,

我媽沒接電話,所以我又氣又急,又打了我爸車上的電話。

(當天是開著我媽的車去西子灣,所以理論上我媽開了我爸的車出門,這是這個夢最有邏輯的地方了)
 
 
 
這時候....鳥爸提早叫醒了張阿鳥,

鬆了一大口氣....不然接下來是要家破人亡還是要溺水咧......

雖然整晚幾乎沒睡,又比平常還早,這一天完全沒賴床,

深怕再作下一個惡夢!
 
 

文鳥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bhb
  • 我懂,惡夢還記得那麼清晰,很累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