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臨時被派到黎明新村開會,

突然間滿腦子乳酪蛋糕,

會議結束後騎著車尋找,看見一家裝潢頗雅緻的"禾雅堂"。

但直覺告訴我那樣的店應該是不會賣單片蛋糕,獨居老人還是不要亂闖。

又往前了一點,強森蛋糕看起來似乎較平易近人,

但往店裡張望了半天好像也沒有單片蛋糕的身影,

只好含淚前往裕毛屋抓了一塊乳酪蛋糕回家解饞,

但其實心中早已想好下次回家一定要買禾雅堂!

並且當然先做好功課,上網了解一下產品。

原本覺得乳酪蛋糕一定要從原味吃起,

最能吃出Cream cheese的品質與師傅的功力,

(這是個人的小小堅持,因為吃過太多調味地雷搶了原來食材的丰采,

 巧克力跟茶葉也一定從原味吃起,能接受才嘗試其他口味)

但考量娘親似乎較喜歡變化,而老爸喜歡堅果,

故選擇了第二"便宜"的黑糖松子口味。

上個週末回家時特地提早繞到禾雅堂,

華麗的裝潢震攝人心,打亮的茶色原木、鑲了金邊的天鵝絨色、

有種進到倫敦高級茶館的錯覺。

才買個蛋糕也覺得自己的穿著好像不得體了。
(HORROD'S可是禁止穿牛仔褲的,更何況我還穿了拖鞋=___=)

店員(老闆娘?)穿的是PLEASE PLANTS的衣服,舉止優雅,很親切地詢問要哪種口味

害我都忍不住跟著優雅了起來(羞)

提了蛋糕之後,沿路上都忍不住一直端詳這精美的燙金小紙盒。

上面的LOGO與英文名稱HOWARD一直令人覺得是福華:s

而他的尺寸也小巧地令我有點吃驚,畢竟一枚要520大洋哪!

回到家之後,我拿出盒子跟老姊說:你猜這一小盒多少錢?520!

姊: 囧  哪一家的啊?

我:禾雅堂。

姊:啥咪?喝亞郎(好野人)?

我:.....迷錯啊,真的是喝亞郎才吃得起(不禁又回想起該店的金碧輝煌)。



打開盒子,果然如預期地只有不到一半的高度,下層是保冰袋,
(吃過日出了所以這嚇不倒我的!!)

幸好整體重量是沉甸甸的,顯然密度很高。

松子比預期中的還多,而從側面就可以看出其質地非常紮實,

看不到一點氣泡或因為乾燥形成的裂痕。

包裝中所附的刀子更是特別為了切乳酪蛋糕設計的,

不會把蛋糕切得零零碎碎。

如果把刀子加熱一下效果應該更好,不過我已經迫不及待想把它吃掉了,

哪還有空加熱?

本來有點擔心松子會被浸潤、也怕黑糖會搶了乳酪的香氣甚至與微酸的口感不合,

一入口,發現所有的擔心都是多餘的,除了熱量吧!

大量的松子依然保有新鮮時鬆脆的口感與應有的芬芳,

黑糖的香氣十分淡雅含蓄,不影響Cream cheese的乳香,卻又與松子相得益彰

蛋糕本身凝脂般的口感,非常非常Creamy!如同少女肌膚般地細緻幼滑,

即使有點黏牙,舌尖也忍不住上多打轉幾圈,

不像某些自稱重乳酪蛋糕,不是氣泡一堆一切就散、就是乾巴巴地像在啃橡皮擦。

這、這真是太黯然太銷魂了!

頓時覺得520大洋一點都不算貴了!

吃了一小塊之後齒頰留香,很想再來一塊,就怕這假日過得太奢華了。

本來最不想嘗試的抹茶口味,我想下次應該會試試看了!

至於圭亞那....就等我發財吧。

文鳥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